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味江国学文化 > 味江风水文化

2020-06-14都江堰市味江公墓殡葬垄断让人忍无可忍!

数据显示,我国殡葬业每年有164亿元的巨大市场。如果再算上骨灰存放、购买墓地等费用,殡葬业的销售总额将超过2000亿元。大多数骨灰盒的成本只有几十元,但有的利润率竟高达2000%;诸如运尸费、抬尸费、火化费、取灰费、火袋费等名目繁多殡葬业的“特用名词”,让整个殡葬业赚得盆满钵溢。2004年审计部门对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审计时发现,2003年该处80多名职工创收超过2000万元,除工资外发放职工奖金、福利477万元,均约5.6万元,是全省城镇职工的均收入的8倍。(《中国青年报》4月3日)

地球都知道,我国殡葬业的暴利根源于垄断,而且,这种垄断不是市场性垄断,而是行政性垄断——各级民政部门掌管着各类殡葬服务机构,殡葬服务机构掌管着各类殡葬服务价格,运尸费、抬尸费、火化费、取灰费、火袋费等等,没有一项能逃过他们的手掌心。在老百姓“死不起”的抱怨声和谩骂声中,去年5月,《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出炉,声称殡仪馆是“公益性非营利机构”,但同时规定经营性殡仪机构不得从事遗体运送、冷藏、火化服务。试想,当遗体运送、冷藏、火化这三项主要业务都由殡仪馆“独家经营”时,剩下的诸如遗体美容、穿衣、消毒、告别等服务,经营性机构怎能轻易插手?有多少故者家属愿意将亲属遗体搬来挪去,去“享受”经营性机构的服务?很显然,所谓放开殡葬服务,不过是一个掩耳目、平息众怨的虚招,根本拨不开笼罩在殡葬业上空的垄断乌云——民政部门经过长达5年的调研后起草的这个“征求意见稿”,可谓用心良苦、机关算尽。

近一年时间过去了,这个“征求意见稿”至今没有下文,殡葬垄断和高收费、乱收费依然如故。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正如学者孙立平所说,改革涉及削减老百姓福利的,常常非常神速;相反,涉及削弱部门特权、官员利益的,则常常进展缓慢。燃油税改“难产”是一例,殡葬改革迟迟不见结果又是一例。

中国眼下的市场经济,脱胎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目前仍“残留”着一些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并不让感到奇怪。而且,其中的有些垄断可能是必要的,比如石油行业,特别是原油开采、进出口这一块,涉及国家的能源安全;再比如电力行业,电力是国家的经济命脉,关乎整体经济运行秩序。对于这样的一些垄断,消费者让渡一部分消费选择权,构筑起了石油巨头、电力巨头的垄断特权,这是为了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所付出的代价,老百姓接受了。但对于另一些“残留”的垄断,老百姓是接受不了的,因为这些垄断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这些行业完全没有必要实行垄断,最典型的,就是备受们诟病的殡葬服务行业。

殡葬服务,就是处理亡者的“后事”,这个行业无关国家经济命脉,更无关国家经济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它是老百姓的一件很私的事情,怎么处理、处理得好不好,于社会、于国家都无大碍。而且,殡葬服务是很普通的服务,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专业性并不强,民间资本完全有能力胜任,甚至搭个草台班子即可,有什么必要非得由民政部门的下属机构一统天下?

在毫无必要实行垄断的行业构筑、维系垄断壁垒,这样的垄断让忍无可忍!充分的市场竞争,比建立在垄断之上的所谓“公益”更可靠,市场化、透明化的营利性,比独家经营、不透明的“非营利”更让放心。我们不明白,为何非要逼着们都去享受政府殡仪机构的“非营利”服务,们有没有选择其他殡仪企业“营利性”服务的权利;如果殡仪馆真能实现“公益性”、“非营利”,能提供质优价廉的服务,为何还要害怕、禁止经营性机构参与竞争……唯一能解释的恐怕是,相关部门根本就不愿打破殡葬垄断,不肯放弃部门利益。

殡葬垄断及其暴利,已经让们忍无可忍,已经激起民怨沸腾,我们倒要看一看,这样的无理垄断还要维持到何时!(晏扬)

如果您对我们的产品有意向欢迎咨询!全天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