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味江国学文化 > 味江风水文化

2019-05-03恩亲网风水探秘:蒋介石祖坟风水探秘

溪口,一个迷人的浙东小镇,因为近代出了一位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而名声大噪,吸引着海内外人士不断前往那里寻奇探幽。然而,溪口风景明丽,风水难懂,看似直白的蒋介石祖上风水,其实并不简单。众多风水人士在考证时感到难以深入,疑云重重,无法找到真正答案。蒋介石赖以发迹的风水在哪里?蒋介石崛起于民国,建立起显赫的蒋家王朝,但后来又一败涂地,退守台湾。毫无疑问,其跌宕起伏的命运与风水有着必然联系。但是,其赖以发迹的风水在哪里呢?蒋介石祖上风水,无疑在溪口。那里有生养他的故宅,有其祖上的坟茔。近百年来,风水界围绕着蒋介石两处主要的风水——蒋氏故居和蒋母墓,探讨、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究竟是阴宅还是阳宅起关键作用,抑或二者俱吉?一直众说纷纭,尚没有一致的看法。有内地风水师认为,蒋介石发迹靠的是阴宅。“蒋母阴宅依据杨公风水而建,而蒋氏阳宅未按杨公风水法建筑,坐**大空亡,犯了大忌。蒋氏成为国家的元首,实为蒋母风水之福荫。”持此说的人,搬出了“杨公”(杨筠松)先师,分量自然重了几分。他们认为,蒋母墓后龙层叠厚重,左右龙虎拱卫有情,内乘龙气,与水口同卦;墓前山势由远而近,一层一层地紧扣着,像一条游龙奔腾而来;**场虽非龙尽气钟,但符合“垅葬其麓”要求;明堂开阔,颇有帝王之气;墓葬得法,可收寅葬卯发效果。因此,蒋介石步步高升,与阴宅有关。香港风水师的看法则不同,认为阳宅贵人得地,阴宅问题多多。首先,蒋母墓水法不合,来龙有病;其次,立向有问题,在临官位上放水,理气、水法破败,且墓**坐南向北,贵不至帝皇。也有人认为,不能笼统地分孰好孰坏,主要是“蒋氏故居的左边很漂亮,犹如一把保护伞。它在艮寅、甲卯位置,此为临官禄位。这是蒋氏父子能登上总统宝座的原因。”凡此种种,显然欠缺了对溪口来龙去脉的根本性分析。不审来龙无以观**。 

察龙不确,风水的探索就只能永远停留在猜测揣度上,结论也自然失之于偏。蒋氏故居,不合要求还是另有玄机?多数风水人士认为,蒋 氏 故居靠山面水,王气葱郁,气派非凡,堪称王宅。但也有风水师从理气上分析,蒋氏 故居立向有严重问题。故居包括祖祠、玉泰盐铺均为壬山丙向,虽山环水绕,但坐**大空亡,犯了大忌,蒋介石之败,实出于此。香港风水师更煞有介事指出,蒋氏故居贪峰误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萧何”就是故居左边朝山巽巳方高出的一个秀峰。其本主早登青云路,但经过位移后转为丁位,用拨砂来论,就变为先成后败了。蒋介石败走台湾,与二十八宿拨砂相关。理气派风水师的这些看法,以蒋介石个人命运盛衰为依据,故弄玄虚,离风水真谛差之甚远,毫无实际意义。事实上,不管蒋氏故居作为王宅的风水根据是否充分,结论是否正确,其意义已不仅限于如何从结作、朝向和前砂等方面找到与蒋介石命运相合或相近的解释,而是故居的风水气象给传统的风水理论提出了许多新问题,打开了新视角。这也正是研究蒋氏故居风水的魅力所在。比如,蒋氏故居的明堂和朝、案二山等,就明显与传统的风水术相背离。传统风水术认为,大贵之地要求明堂宽敞平坦,最好要有“容万马”的迹象,而蒋氏故居前面仅数米之遥,便是剡溪,明堂逼窄;至于朝、案二山,一般认为,必须前照后靠,才会尊贵无比,但蒋氏故居前,只见低矮案山一重,朝、案合一,并无层次分明、逐步递进的朝、案排列。这究竟是不合要求还是另有玄机?需要依据风水理论但又不局限于传统方术去作出合乎实际的研判。风水斗法,蒋、毛风水孰优孰劣?中国百年历史中,有一个人与蒋介石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毛‘泽’东。令人感叹的是,两人的较量除了涉及军事、政治诸方面外,还包括了风水。风水斗法,古已有之。在毛蒋争天下的过程中,曾几次出现了国民党军队挖毛‘泽’东祖坟的事情。而毛‘泽’东在大陆打败蒋介石后,却以胜利者的姿态和伟人的胸襟宽容了自己的对手。解放大军横扫溪口时,毛‘泽’东明令对蒋介石祖上风水予以保护,堪称以德报怨。

从毛蒋的不同做法中可以看出,两人的祖上风水已经引起对方的足够重视并且作为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毛‘泽’东为什么没有挖蒋介石的祖坟?有一种说法是,毛‘泽’东的祖父墓为“嫦蛾奔月”,蒋介石掘墓惊动了这个“嫦蛾”,反而加快了毛‘泽’东的接班步伐;毛‘泽’东也不敢挖蒋介石的祖坟,怕会惊动什么神仙,致蒋介石反‘攻’大‘陆成功,所以毛‘泽’东也就没有去挖蒋的祖坟。这种近乎荒诞不经的说法,究竟有没有风水根据?风水上应该怎么看?上个世纪以来萦绕在人们心头中的这一问题,需要去伪存真,作出正确的回答。蒋、毛风水孰优孰劣?蒋介石的失败是因为风水不如毛‘泽’东?如今,孤悬宝岛 26载的蒋介石,带着满腔遗恨离开人世,已成历史人物,但围绕着“两蒋”入土安葬等一系列风水问题的讨论仍在持续,其留给中国的许多风水之谜,值得人们认真探索,逐步予以解密。风水核心提示:蒋介石赖以发迹的风水是位于浙江奉化溪口的蒋氏故居。本篇运用传统的风水理论,结合作者的实践与探索,对这座气势非凡、闻名中外的阳宅,从来去脉、风水结作、明堂与前朝等方面进行全面剖析,形成令人信服的结论。不仅如此,本篇对众说纷纭、见仁见智的蒋母墓等风水问题,亦作出了客观公允的解答。经历了民国初年的各种政治风浪和军事斗争,中国的历史选择了蒋介石。从蒋介石在孙中山危难之际,离开溪口只身奔赴永丰舰,贴身护卫孙中山的时候起,大多数的国人开始记住了“蒋介石”这个名字。从那个时候起,蒋介石的仕途一片光明。黄埔军校校长的特殊位置,给他逐步登上中国最高统治者的地位准备了大批能征善战的军事人才。他领导下的北伐军所向无敌,势如破竹,军阀混战中更是纵横捭阖,常胜不败,与各个不同的强劲对手历经反复多次的军事、政治的综合较量,以及下野、复出,“其介如石”的蒋中正愈加光芒四射,终于身居总司令、委员长、总统等党国领袖之职,以武力统一中国长达22年,在中国缔造了显赫的“蒋家王朝”。

在中华民族内忧外患的这段时间里,在形势错综复杂、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交织的国度中,似乎也只有蒋介石具备了立于权力之巅,制衡各派力量,在中国引领民众克服危机的资格和勇气。迷人的溪口蒋介石的家乡位于浙江省奉化市溪口镇。镇内山环水抱,重峦叠嶂,剡溪自西向东流过,经武山(亦称武岭,俗称马鞍山)、溪南山,受两山阻夹成口,故名“溪口”。另有一说,由于溪口正好位于剡源九曲之口,为体现其景色特点,因水易名,故改称“溪口”。上述两说大同小异,均与剡溪有关。溪口历史悠久,被称为“千年古镇”,至少在唐代即有人居住。至宋景德五年( 1006 ),溪口建村。风景好不等于风水好;然而,风景好的地方又多有好风水。风景佳绝,世有“海上蓬莱,陆上天台”美誉的溪口,风水也卓然不凡。相传,明朝时有宁波府台称,奉化溪口山清水秀,瑞气高升,龙凤呈祥,是“应皇基地”,不出皇上,也要出相国。皇帝听闻后十分紧张,马上命深谙周易阴阳八卦的莫讲僧赴溪口密访勘察。莫讲僧潜进溪口,登上溪口武岭上的“武岭墩”,向四周观望,见溪口村外有狮子山、白象山守门,里面有狗山、笔架山、凤凰山、蛇山等重重相叠,四周青山相托,汇于溪口一体,断定此地必有“应皇基地”。后几经勘测,终于找到了“应皇基地”的确切位置。于是,莫讲僧施法,在龙脉上用力踩了三脚。经莫讲僧这么一折腾,取代明朝的皇帝最后没有出在溪口,而且一拖就是300 多年。 传说终归是传说。事实上,山的雄奇,水的灵秀,溪口兼而有之。风水绝无虚生之理,溪口注定了要出大封大拜之人。 20世纪初叶,一代枭雄在溪口应运而生,这个人便是蒋介石。蒋介石有着强烈的家乡观念,被誉为帝王之地的溪口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故乡的山山水水成为他一生割舍不了的情结,梦牵魂绕。他失意时回乡,谋划东山再起;得意时回乡,图个光宗耀祖;生日时回乡,躲避祝寿纷扰;清明时回乡,旨在祭祖扫墓。

1949 年4月25日,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摇摇欲坠,蒋介石离开溪口前最后一次上山拜祭母墓。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上午,随父亲辞别先祖母墓,再走上飞凤山顶,极目四望,溪山无语,虽未流泪,但悲痛之情,难以言宣。 ”无论是早年戎马倥偬的征战逐鹿,还是中年西迁重庆的八年抗战,抑或是龟缩宝岛的晚年时光,数十载风云变幻,能高度牵动蒋介石内心敏感神经的地方,正是剡溪受两山阻夹而成的“溪口”。蒋介石的发迹,有其自身的机缘,更与风水相关。蒋介石的命运、经历以及自身的体貌、对溪口的依恋等,都给这座名镇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蒋介石祖上风水,首推蒋氏故居。下面将告诉你,蒋介石赖以发迹的蒋氏故居,在风水上是如何的出类拔萃。蒋介石故居坐壬向丙 348度,北倚白岩山,南对笔架山,东有武山,西挹蛇山,前临剡溪,右水倒左,后有茗山江环绕。蒋介石故居蒋介石的祖父辈兄弟三人,按中国上古三代夏、商、周排行,老大为夏房,老二为商房,老三为周房,蒋介石为周房子嗣。周文王建都丰京,武王建都镐京,故蒋家故居以丰镐作房名。故居黑檐、黑墙、黑瓦、黑门、黑柱,比普通的民居添了许多黑色,绝无朱漆。从易理上看,黑色象征水,“智者乐水,”水主智。这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故居主人的偏好和期望。故居的来龙与结作剡溪北面据水而建的蒋介石故居,果真是一座帝王之宅吗?这还得从溪口的来龙说起。八叶莲花 祖山贵耀 蒋氏故居来龙始于溪口之南百余里的天台山,天台山是 孕育 蒋家王朝的太祖山。浙东名山天台山,东有苍山,西有天柱山,南有大雷山,北为天台山主峰华顶山。 海拔 1098 米的天台山主峰华顶山,西南由八大山峰层层围裹,宛如八叶莲花围裹下的华顶,磅礴北上。其龙迢迢而去,中间特起海拔 1017米的四明山又为太祖,再折向东北,经青虎湾岗、黄泥浆岗、奶部山,进入溪口西北部,山势骤然开朗,起一系列主干略呈东西走向的山脉。但见山冈连绵,秀峰林立,山顶嵯峨有石,不少地方怪石嶙峋,体现出山脉的厚重与不凡。

据《宁波市志》:“四明山,又名句余山,明嘉靖《宁波府志》卷五《山川》载:‘由天台山发脉,向东北一百三十里,涌为二百八十峰,中有三十六峰,周围八百余里。’”民国《重修浙江通志稿》的《地理考》第一章山脉记:“由奉化雪窦入者曰南四明。层峦绝壁,深溪广谷,高回幽异。”从海拔 979 米的青虎湾岗东行,为海拔 978米的黄泥浆岗,两山相隔不远,高差仅一米,周边群峰料峭,山冈相峙。奉化最高峰黄泥浆岗,东望奶部山,西见天姥峰。山上树木参天,巅有巨石,形似蛤蟆,山峰亦名蛤蟆岩。从风水角度看,这种蛤蟆巨石,是金星山体耀气十足的最好证明,也是龙脉贵气的明显特征。承接来龙的威势,海拔 915.4米的奶部山,就坐落在鄞县、奉化界上,系鄞县最高峰。这座与黄泥浆岗同为东西向山脉的二高峰,是四明山脉延伸至溪口的最后一座高峰。从风水的角度看,对于蒋氏故居,此为四明山后再次重起的少祖山。虽然山势仍然嵯峨高大,但已明显少了几分峥嵘,多了几分壮美,是山脉由粗变细,由高至低,由老转嫩,准备结**的最后准备。雪窦明秀飞凤玄妙 溪口名胜,以雪窦山为最。在四明山东缘的雪窦山,海拔 571 米,离溪口镇 15里,是四明山东延、位于溪口西面的最后一座秀峰。山上“万峰绝顶,旷为平原,纵横宽抱百余顷,资圣寺址中宅焉”,周围有九座山峰环抱。高出诸峰位居正中的乳峰,下面有一石窦,出泉若乳,东、西涧水合流出千丈岩,绝壁千仞,水至半壁有石特出而飞溅若雪,故名雪窦,亦名瀑布山。名气甚大的雪窦山,对于蒋氏故居来说,并非其来龙的主脉,风水上有着另一层意义。居蒋氏故居之右方的雪窦山,其风景迤逦,九峰环抱,一峰居中。既是四明山龙脉雄伟挺拔的突出表现,更为重要的是,预示了蒋氏故居外重白虎砂风水所对应之人——幼子蒋介石将来众星捧月、有望九之数、定鼎中原的作为。雪窦山东顾,溪口之西,蒋氏故居的外层白虎砂山势绵延,进一步印证了故居主人日后飞黄腾达的作为。

这里有座飞凤山,周边一带有几个小山丘,风水先生将其命名为龟山、蛇山、鲶鱼山、蛤巴山,宛如一个生克制化的形局:鲶鱼要吃蛤巴,蛇却要吃鲶鱼,龟又能制蛇。象征着一个弱肉强食的乱世,同时又蕴涵着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玄机。受雪窦山的盛名所累,慕其山水奇秀,风光无限,历代风水人士于此寻龙点**者从不间断,其数不亚于溪口之东——蒋氏故居左边的灵龟之脉。本是安徽寿县人的南宋丞相魏杞,就对此情有独钟,淳熙十一年(1184 )去世后安葬于飞凤山上。魏杞墓北山坡,蒋介石生母落葬于此,坟墓规模较魏杞墓有过之而无不及。蒋介石故居风水态势图天台山、四明山、奶部山是蒋介石祖上风水的靠山,雪窦山、飞凤山则是右面应山。这是寻龙溪口的第一个重要关节。脉发天台、四明的蒋氏故居,非西经雪窦而来,实出于溪口北部东西向山脉中的奶部山,稍具眼力的风水师,均可审清判明这一点。伏龙吸水龟蛇锁江从连绵群山中脱颖而出的奶部山上,分明可见数条山脉自高而下,蜿蜒东南。其中一脉中抽,连接紧密,沿白岩山直至剡溪边。这条距离最长,也最为引人注目的山脉,南端伸入剡溪,状似戏水灵龟,龟背露在了武岭墩上,****则探入溪水,吸水龟上有一透气孔,整个山丘不忘对故居方向作一个弯环。灵龟之脉南北走向,丘冈连绵,当地百姓将剡溪边高出水面数丈的高丘称为“龙头”,视作风水重地。镇上历代掌权者均禁止村民于此挖掘开发,说是怕破了溪口的风水。蒋氏先祖蒋元风有诗云:“奎曜冲牛斗,阁同霄汉通,岚从脚下起,霞傍顶尖红,九曲波涛静,千山树木祟。”前人还有诗云:“水碧涟漪静,羡鱼别有天,为龙应不远,飞去只当前。”对此极尽赞美之词。相传蒋介石十分赞赏这首诗,特别是诗中的“为龙”二字。事实十分清楚,蒋氏故居左边灵龟戏水的这条山脉,对于故居而言,是连绵有力的缠护,是蜿蜒灵动的青龙,是龙**贵耀的佐证和象征。有风水先生认为,武岭形如“伏虎吸水”,显属不当。武岭位于蒋氏故居的左侧,作为蒋氏故居的青龙砂,蜿蜒前伸,确实状似吸水。究其本,为龙;论其形,如龟。灵龟戏水的形神兼备,使历代赋予其许多传奇的故事,众多的风水师慕名而来,络绎不绝地在该山脉上寻察踏勘,希望找到真龙大**。

龟有千年之寿。故自古以来,龟是长寿的象征。龟山出现在阴阳宅前及左右皆可,横直无妨,但要有它山相应,方可定吉凶。龟宜居水边,无水则不吉;龟尤喜蛇应,名龟蛇会,龙真必贵显。灵龟对灵龟之地,徐试可有诗曰:“金星作**是灵龟,两两三三聚会奇。回手左观扦左膊,若还顾右右扦之。雌雄相顾相争抱,最喜滕蛇蛤会宜。倘若缩头扦嘴上,形真妙**富无疑”。廖金精曰:“金星作**,多是龟形,常与蛇相会。富贵蛇形,文曲水星。”蒋氏故居左青龙的这条龟山之脉,至剡溪即探头入水,对面有腾挪之山应之,形成龟蛇锁江的格局。龟蛇锁江是水法中的一种至贵形态,名为天关地轴,应真武之**,主人乱世必出身行伍,威震一方,治世亦当身兼武职,掌统兵权,非大贵地不备。曾与蒋介石共事过而最终成为对手的周恩来,在评论蒋介石的军事才能时,曾有一段客观的评述。他认为,蒋除了在战略上有所欠缺外,在战术上还是内行的。诚如周所言,没有战术上的造诣,断不可能有蒋于北伐及军阀混战中的所向披靡。在军阀割据、群雄并起的时代,除了以武力统一中国外,别无它途。蒋介石如此,毛‘泽’东亦然。从风水上去探究,蒋介石军事上的这种作为,实与此龟蛇会天关地轴的结作形态有着莫大的关系。灵龟戏水,蛇隔江而应,代表了蒋机动灵活,在战场上得心应手,捭阖天下,长时间内几无敌手。可惜的是,蒋氏故居的龟蛇会又确实灵动有余,雄阔不足,出了数里范围,龟蛇会的影响便削减于无形。龟蛇锁江,长于福禄和机变,缘其低矮、灵秀,较之北辰、捍门、天马等高大星辰,却又力量不足。遇一般对手,龟蛇游刃有余,只是两强相争时居于下风,利于坚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蒋氏故居虽为真武之地,助蒋崛起于军界,历经沙场征战成为军事统帅,然水口关拦的这一特点,与故居侧后宽大而不够紧凑、有扈从尚欠缠密的形局相作用,又终究掩盖不了龙脉结作华而不实的弱点,为所荫之人日后争霸败于劲敌埋下了伏笔,这是后话。在活灵活现的这只灵龟山上,有许多风水的遗迹。龟山的头部高处建有文昌阁。 1924年,蒋介石在此建两层殿宇式楼房,取名“乐亭”,成为蒋介石、宋美龄回乡居住、观赏风景的好地方。这座亭的建造大有考究。古代中国人喜欢建亭,是因为亭的形状敦实牢靠,立于山顶上,像官帽华盖,耸立尖挺,对改善风水景观有所裨益。还因为亭具有镇压之意,要使象形之山更好地为自己所用而不致无法控制甚或伤及自身,最好的办法就是适当镇压,使其乖乖地听候调遣,以便驱使。因此,古人主张“龙头当镇,龙尾当避”,其基本上成为中国民间和官方在处理风水地貌时共同认可的一条原则。

龙头当镇在中国的中部,气势磅礴的长江自西南往东北流经武汉三镇时,东西两侧分别有一只龟、一条蛇。蛇山的上面,有一座著名的黄鹤楼。新中国成立后,长江大桥就恰好建造在龟山和蛇山上,形成龟蛇锁大江的宏伟景观。这座始建于三国首先应用于军事上的江南名楼,历代被赋予了浓重的风水含义。由于长江上游洪水时常泛滥,深受其害的两岸人民认为是长江边上的这条巨蛇兴风作浪所致,于是造铜鹤置于蛇头之上。从此,鹤密切地监视着身下这条蛇,长长的鹤爪、鹤嘴尖利无比,只要蛇敢轻举妄动,鹤便对准它的要害给予致命一击。据说,铜鹤造好置于蛇头上后,长江洪水灾害果然少了许多。也许正是这层原因,“文革”期间,铜鹤作为“四旧”被移除;“文革”之后,铜鹤很快又作为历史文化景观再次屹立于蛇山之巅。长江龟蛇锁江示意图 黄鹤楼、铜鹤的选址和建造,给中国风水实践提供了极好的例证。这与剡溪边上在龟山上建亭,有异曲同工之妙。戏水灵龟盛衰有时不能不佩服风水术的神奇。溪口出生的蒋介石,宛若灵龟傍身,似乎得天地之灵气,长相居然与故居青龙方水口砂的灵龟相像,而且愈老愈像。初年,如同灵龟下水一样,剡溪里的这只龟伸展自如,唯我唯大,独霸河溪;年轻时的蒋介石,在军事上也是如鱼得水,叱咤疆场,在大陆呼风唤雨,好不威风。事情到了后面,灵龟似乎精力衰退,在剡溪里疲倦而不想动了;年过花甲之后的蒋介石,日薄西山,也显得力不从心,宛如无力游走江河,龟缩于台湾,再也不踏出宝岛一步。风水上的预示与个人人生的巧合,让人产生无穷的遐想和感叹。不同时期的蒋介石据说,抗战时期蒋介石上峨眉抽签卜卦,一和尚送其8字谶语:“胜不离川,败不离湾”,蒋不以为然,一笑置之。抗战结束,蒋介石急于还都南京,结果不到两年时间,局势迅速恶化,兵败如山倒。蒋介石追忆和尚之言,立即经营台湾,预作退路。这则坊间传说,如今真伪难辨,但却与蒋氏龟形化身之宜忌相合。龟力渐衰,是蒋介石败走台湾的难言之隐;然龟的长寿,又是祖上风水赐给蒋介石的福气。得故居边上灵龟之气、一脸寿龟相的蒋介石年至 88岁而终,比他的对手毛‘泽’东多活了 5 年。

在长寿方面,龟最终还是显示出了高于其它对手的功力。位于灵龟颈部的武岭,是奉化进入溪口的门户,一直以来,游人如鲫,车流如梭。或许有人会问,这样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地践踏龟身,岂不是有损灵龟的风水吗?戏水龟龟不但长寿,还擅于负重,有承万钧之耐力,龟颈只要不彻底掘断移除,就无大碍。武岭上的公路,依山而建,保留着山体原来的形态和坡度。山地不像人体那样脆弱,不堪一击。经千万年地壳运动形成的山地,其顽强程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担心山地承受不了人、车的压力,就好像杞人忧天一样。武岭山脉的张扬走势与莫讲僧于山上施法的神奇传说,以及蒋氏与龟山的形似,都在向人们提出同一个问题:奶部山下溪口门户的这条龟山之脉,是不是真正的龙脉呢?这是寻龙溪口的又一个关节。灵龟之脉如此生动形象,一直以来迷惑着许许多多的人,而误认为是真龙融结之所。但实际上,人们看到的这条距离最长、最为明显的山脉,却不是真正的龙脉。真龙大脉在这只灵龟之上的数节山头上,虚晃一枪后,已向右悄然分支,低俯而下,起六、七座圆形金星小山包,接踵而去,至尽头处略微开面,脉沉茫茫田野中,不知所踪。龙入首有五格:直龙入首、横龙入首、飞龙入首、潜龙入首、回龙入首。从风水上看,蒋氏故居是一条形势特达、发迹蜿蜒的出洋之龙,结作形态则属于典型的潜龙入首。为故居左右灵龟、凤、鱼的形状与气势所惑,一般人通常在两边寻踪觅迹,详察究竟,以图找到融结之所,全然不会注意到这条已暂时隐藏起来,潜行入首的真龙之脉。“结作将成,身必先转”,古代堪舆家点**的经验之谈,在这里可以找到最鲜活的例证。位于溪口的这条真龙大脉,其结**形态正是堪舆家描述和总结的风水实践中一种十分常见的现象,毫不奇怪。相反,如果是过于直白浅显的山脉结作之**,有经验的风水师的第一个反应,就应当是怀疑龙脉有假,融结不真,真龙已经潜往它处,需要回过头来,重新寻找龙脉去处。

故居来龙一瞥风水学源远流长,奇妙高深。在这个领域中,天地万物与人相通,山岳河流互相联系,树木草蔓富有灵性,人生历史由此追根溯源,富贫兴衰能够从阴阳宅中得到征兆暗示。风水术神秘诡谲,中间蕴藏着无穷的奥秘。对风水的敬畏和崇拜,使古人普遍认同《葬书》所说的风水有“夺神功,改天命”之效。“昧其旨者,着着皆差;得其诀者,头头是道”。在风水师孜孜以求真龙大**的整个过程中,事后一目了然的山山水水之间的神秘联系,如此简单清晰,可谓无人不晓,在事前却是一团乱麻,欲理还乱,几乎无法疏理头绪。来龙去脉多数情况下会表现为遮遮掩掩,虚实相间,真假难辨,让人眼花缭乱,弄不明白。能理清其中头绪的,即使在专业的风水师队伍中,也是凤毛麟角。堪舆家认为:“凡寻龙**,固宜由祖山、宗山、间星、应星以至少祖山、**星逐层查看,方为的确”(《地理指正》)。寻龙先须问祖宗,看它分劈在何峰,或屏或障穿中出,定有奇踪发贵荣。具体做法有10条:一看祖山秀拔,二看龙神变化,三看成形住结,四看落头分明,五看脉归何处,六看**内平窝,七看砂水会合,八看朝对有情,九看生死顺逆,十看阴阳缓急。通过这“十看”达到龙、**、砂、水四美俱备(《地理正宗》)。四美俱备才是封闭式的环境单元。正如《丹经口诀》讲的:“阳宅须教择地形,背山面水称人心,山有来龙昂秀发,水须围抱作环形。明堂宽大斯为福,水口收藏积万金。关、煞二方无障碍,光明正大旺门庭。”(《阳宅集成》)要寻得好龙,必须:一、找到“祖宗父母”,审气脉、别生气、分阴阳;二、运用五星说、九星说等,识星体变换,察行止去留;三、分主客正从,察分合向背;四、观势喝形,定吉凶衰旺。风水上也有“三纲五常”的说法,“三纲”即为:一曰气脉为富贵贫贱之纲,二曰明堂为砂水美恶之纲,三曰水口为生旺死绝之纲。“五常”即:一曰龙,龙要真;二曰**,**要的;三曰砂,砂要秀;四曰水,水要抱;五曰向,向要吉。对风水师来说,要放弃蒋氏故居左边这条连接得如此漂亮、近乎完美的灵龟戏水之脉以及飞凤山的那片缠绵玄妙之局,另寻真龙结作之所,是需要智慧、经验和勇气的。

本来并不复杂的蒋氏故居龙脉结作形态,如果寻找不得法,也会使人一头坠入云雾之中。这种现象实实在在地告诉我们,风水术是一门严谨非常的学问,来不得半点揣测,若失之毫厘,必谬以千里。蒋氏故居后面,来龙过峡处只耍了一个花枪,千百年来就足以让众多企求富贵但又学艺不精的人望而却步,苦苦追索而不得。

 

名山其实,如果我们从奶部山之下,于横列的这条山脉中找到那座特别突出、特别完美,名为“名山”风水上实为龙车的山头,眼光再从龙车一直向剡溪延伸,那么,这个行度已达百里之遥的真龙融结之所就大白于天下,无所遁形了。龙车,为帝王妃后之地。蔡元定《玉髓真经〈发挥〉》曰:“凡土星端员,而顶上复起一峰泡者皆车辇之属也。”并进而说:“龙车,土生金;凤辇,土生火(应为火生土或土上火——笔者注),皆吉星相次。”蒋氏故居后面,显为土生金的龙车。这座龙车,就是奶部山下为了结作蒋氏故居而另行特起的少祖山。在 1888年《奉川蒋氏宗谱》中的溪口全景图及现代卫星地图上,均可清晰地看到龙车及故居周边的地形变化情况。龙车,因其山形特别,前人又不知其风水含义如何,干脆命名为“名山”。名山之北,有白岩山,又名将军岩,作为名山的倚靠。雄奇的龙车之下,共计10 多座串珠山,分为两段,先为狮子山,过细溪(又称茗山江),再接眠狗山。山脉连串顺俯递降而下,直至故居后方,吐珠形结作。龙车 蒋氏故居正后方约 3公里,为六、七座连袂而来突然中断、脉沉田洋的山包。正是这些形如串珠之山,牵引着北面那座尊贵的龙车,一路南下,来到了故居后的一箭之地,停顿下来,宛如候旨听用似的。串珠山前方,正是龙脉融结之所,天子皇帝居住的地方。故居恰好就居中建造在这个不易之处。在真龙大脉的龙车潜龙入首的同时,左右两脉分毫不减原来的威势,继续南下,东侧龟山之脉起伏踊跃,连绵而出;西面数脉也不甘示弱,跌宕起伏,飞凤呈祥,鱼跃剡溪,总体向东层层围裹。天台发脉,四明起祖,奶部山、龙车为少祖,串珠作父母,潜行入首,龙脉的行度与结作清晰地表明:此处龙真**的,“应皇基地”名不虚传,确有天子气派。从“应皇基地”诞生的蒋介石,除了与灵龟形似之外,其两个特别之处:一是英俊的戎装,威风八面;二是赋闲时,皈依了基督教的他喜欢穿件黑马褂,光秃的脑袋上戴顶黑帽子,竟与故居后的少祖山龙车如此地神似:登上龙车检阅部队,威风凛凛;龙车上的那个圆圆的金星,是蒋介石光秃头颅的翻版;龙车下土星为本,宽平如肩,上窄下宽,黑石黑土为里,枝脚前伸的山体形态,俨如生活中身穿黑马褂的蒋介石。事实上,莫讲僧在武岭墩踩了三脚,致溪口“应皇”之人延期诞生的说法,仅仅限于民间传说而已,并没有什么风水根据。灵龟、飞凤均非结**之所,而是真龙大结的缠护和应山,这正是蒋氏故居风水上的玄妙之处。溪口龙脉行止的虚实与真假,给这座富贵大宅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如果您对我们的产品有意向欢迎咨询!全天咨询